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的无下限阿娘啊

实在是太刺激了,以致我不得不破例写下今天的第二篇……

先说说她上次的下限记录。
上上个礼拜,我下班回家歪在沙发上看报纸,她老人家回来了。
我叫声“阿娘啊”,她老人家不应声儿,也不进屋。
我把视线移到报纸沿以上,就看她倚着客厅门,举着两只手冲我乐。
我一看就愣了——阿娘,你手上戴的这是啥米?特新潮了吧!一边心想这手套还真是……相当有创意:四个手指头是连指的,还虚长出一截儿,倒是大拇指单单露在外面。我心中迅速开始逻辑推论,想这么特别的手套如此设计到底基于什么出发点啊……?正琢磨呢,就听她老人家昂扬地告诉我:
这是袜子!
我当场就未命名了……
告说是因为出门找不到手套,结果在门口暖气上看见一双脚跟穿破了的袜子刚洗干净了想要绑墩布用,于是就直接拿来戴手上了。
我把报纸往脸上一盖,深深地折服了……

然后便到了上周五。她老人家饭饱要打道回府,临走时回头目光闪烁,玄乎其玄地说:
下礼拜我要雷你们一回!
我心想唉,您左不过就是盛装华服,再不就是王翠花那一路[她有一身衣服忒翠了,所以得名王翠花],还能怎么雷啊?眼睛都没从报纸上抬起来[又是报纸,我太欧吉桑了,掩面],嘴里嘟囔:行啊那就等您雷了啊~
而一边老太太没太懂雷是啥意思,干脆一直作和蔼微笑状。

一个周末过去了…………

今天她坐阿爹的车回来。阿爹在外面停车,她就径直先走回来了。一进门,一身长及脚踝的色貂皮大衣。我惊讶:今儿怎么穿成这样回来啊?
阿娘嘿嘿笑,说,不是要雷你们吗?
哦……我才想起来还有这茬儿。看这样子,估计是奢华路线吧……
正点头,只见她老人家把大衣一脱:当当当当~~~~
只见她老人家一身儿全副武装的海军军装,衬衫领带毛料外套长裤皮鞋肩章臂章军龄徽军阶徽从头到脚一应俱全,往客厅中间做模特儿状一站,头顶节能日光灯自动变聚光了。
我登时又未命名了…………
告说是上次帮柱儿调动,柱儿要送谢礼,她老人家说“别的一概不要,把你旧的空军军装送我一套就行!反正你转陆军,也穿不着了。”——正好她们俩身量差不多,都有个一米七多。
说良心话我阿娘好歹也是军械部出身,十五岁当兵,军医大学毕业,要跟阿爹结婚了才办的转业,不然这皮估计一路就批下来了,到今天也还是英姿飒爽军花一大朵。
但是我看着她一边止不住就想起山田太郎的妈跟隔壁小LOLI要国中水手制服穿那个情景。山田太郎那时的呐喊就是我此刻的心声:
妈我求你了千万别穿成这样出门啊啊啊啊!!!!!
我在心里泪奔完,一头栽进沙发里,就撅那儿了。
这时候阿爹停好车进来了,一眼就看见我撅在沙发上,大骇:干什么呢你!!
紧接着就看见了客厅中央的阿娘。于是他老人家也囧了……
但是阿爹毕竟还是比我老练多了,迅速恢复理智,继而大笑,开始挤兑阿娘:
我说你怎么军龄四十二年还是个一毛二啊?一辈子就升到中尉,你够牛的!
阿娘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因为军龄徽和军阶徽都是陈叔叔的,而肩章陆军是绿色,没法一起借来戴上,于是只好用柱儿原来的肩章,权且作老奶奶辈儿的中尉。
据说,陈叔叔把军龄军阶徽交给她的时候,忧心忡忡地叮嘱说:你可千万别穿成这样上街啊…………

我点头:是,不然估计立刻就给您扭送公安局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