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秋月殘》——尹談

【五仁】
這是咱第一篇霹靂的文//////////
因為本命是小談,所以一直都只寫和小談有關的文章~~~估計今後也多是如此。

終於等到博客翻新,專門給霹靂開闢專區,讓這些文圖的也有了去處。
新博大好啊~~~~》///////////《

======================================
《秋月残》•(尹谈)

•上•

来访的人把礼物往石桌上一放,羽扇轻拂,微微噙着笑看向谈无欲。
主人猝不及防地站起身,眉间又平白添了几道浅痕。
“这是何意?”
客人没有回答,不急不徐缓慢将四处张望了一番,“这地方不错,蛮适合你。”
谈无欲瞪着来访者的脸,良久,硬把想问出的话咽了回去,嘴唇紧抿。但他还是想知道这个人为什么来?以及谁向他透露了自己的消息。
“月才子虽然深居简出,却难免树大招风,又道重赏之下有勇夫……”
“直说来意。”
“反正我找到你了。”
羽扇猛地一扣,扣在来者胸前,涌起一股小小劲风掀起来人额头上几缕较劲的蓝发,更显得眼角间那一抹靛蓝说不出的孤傲嚣邪。如此这般,能耐我何?
谈无欲此时到不是无可奈何,只是那句“黄鼠狼给鸡拜年,什么什么的……”自出现后就不停翻滚反复,挥之不去,结果把对面的人真给看成仿佛一只摇着尾巴等吃鸡的黄鼠狼。
这比喻不吉利,月才子提醒自己。
“我只是顺路来看看你……伤早好了吧?”
“不劳桥主挂心。”
月才子的冷冽一项被人称道,说他冷得淋漓痛快,冷得拒人千里。这冷冷的话给旁人听着,如沐月光,一万个恩谢冲的不是自己;而冷冷的话给对方听着,如果够不成打击,那便是雪上加霜的挑衅,冰得人需涌起一股真气抵抗,冷得魅力万丈。
尹秋君肯定不能被这一句话冻住,还早得很,听在耳朵里仿佛还带着余温,他又摇起了羽扇。
“好了就好。”然后下巴微微一扬,“我想你也用不着别人特意照顾。”
谈无欲没接话,对这个人,自从那一次,他特别又特别的小心。
“我远道而来,你不请我喝一杯茶吗?”甚至连一句请坐都没有。“听说以前无欲天的百果香,远近驰名。”
“百果香只有无欲天有,现在只有普通的茶招待你。”谈无欲拎过茶壶,桌上原本就摆好着茶具,他刚才正一个人独饮,结果从天而降了一个尹秋君。
“有谈无欲的地方,就有无欲天。哪里都无欲,哪里都在撑那半边天。”
茶正正好斟满了一杯,谈无欲凝望茶水,淡淡的颜色中逐渐旋出了一杯动荡的天。
“请说明来意吧,桥主。”主人不打算周旋,生生冷冷已经是尽量的客气。
结果还是没有请人坐下。
尹秋君没说什么,他跟着看向茶水,半晌叹出一口气。
“满茶,送客……吗?”
“谈无欲不是记仇的人。”可记下的仇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忘。
“其实偶尔记一记也不错。”尹秋说了,端起茶水浅浅抿上一口:“下次我想尝尝百果香。”说完,抬起眼对上了谈无欲,他看见那清冷的眸中有什么不着痕迹的闪了一下,连他也捕捉不及。

相同的话不能问出第三遍,尤其像谈无欲这样又机灵又顽固的人。其实他早开始猜测尹秋君的来意,话里话外也捕风捉影了良久,却始终拿不准。
平白无故,毫无交情,甚至是有恩怨,断剑之仇,一掌之仇,夺命之仇……他凭什么现在要来白白探望?还带了礼物。况且此地也不是谁说来就能来,难道真是他断极悬桥站得高看得远?
他看向尹秋君——掩在嘴角的笑容隐隐戚戚,看不出所以。
“你在猜我的来意?”
“猜不到。”
“不愧是月才子。”尹秋君羽扇一翻,背在身后:“我始终难忘素还真那掌怒火烧尽九重天。”
伊可是为你?
你绝猜不到。

傍晚时分,天空上飘下来零星雨丝,来的方向正是断极悬桥去的方向。谈无欲探头看了看雨势,匆匆出了厨房将院中的茶具收拾起来,端回房间,唯独把桥主白天沾过的茶杯遗落在石桌上。他不是故意,而是决意。
礼物被置放在书房的桌子一角。谈无欲吃过晚饭,厨房也收拾好,重新泡了壶茶,拎去书房准备夜读,刚要坐定,这才发现那一包裹得严实的礼物,长宽望去似一个匣子,盛个画轴啊剑啊什么的倒是合适。不过这是怎样一份礼物?
谈无欲不是不好奇。
那个尹秋君,到底打算了什么?
匣子打开,谈无欲怔住。他的凤流剑平躺在里面,折断的剑身接合处被一块淡蓝绢帕像裹伤口一样缠住,缠得妥帖仔细。谈无欲看着不禁头皮发麻,全身绷紧。
那个尹秋君,到底打算了什么!

他解释说,那一战之后,他随手就把折断的凤流捡了回去。开始想着是要拿去给谈无欲陪葬,可能后来又想了想,未必用得上。就放在一边,时不时想起来过去看一眼,一眼一眼看下去,总觉得那剑身虽然断了,但剑魂还在。即使不活,也不够死。
所以顺手给包扎起来,看着也舒服许多。
心理安慰吗?昭穆尊冷着脸问过他。被尹秋君拿酒挡了回去,断都断了,安慰有个屁用。
结果月才子又回来了,离开无欲天寻了个安逸的所在去静养身体。
然后他接着想,这剑会不会想念它的主人。

谈无欲默默看着自己的剑,断了的剑,失而复得的断剑,情难以堪。
尹秋君第二次来的时候,还是没有喝到百果香。谈无欲只说是没有茶,不肯给他泡。可尹秋君总觉得,如果来的是素还真,谈无欲凭空也能变出百果香。好在他也不介意,反正可以等。
尹秋君带来的不仅仅是凤流断剑,还有很多江湖上着三不着两的见闻。其实即使谈无欲养伤独居已有一段时间,江湖上的恩恩怨怨他还是知道,而且能知道的很详细。所以尹秋说出来的他都一一对答,答对了心里还是挺高兴,也就容忍了他又多说一点,他再多答一些。
尹秋君经常向他抱怨昭穆尊,这个名字谈无欲听着就觉得不那么舒服,一则是他坑了他们;二则,那时候打死素还真的正是他。
所以他不答关于昭穆尊的一切话题,顶多顶多顶多,给一声冷哼,那已经算他心情极好了。
尹秋君发现之后,也就不再当他面提到昭穆尊。避不开时,只说“那个人”,一语带过。
第二次来访,谈无欲还是没弄明白尹秋君的目的。
蓝衣桥主看起来倒是挺高兴,和他说了不少话,还多问了谈无欲收到那份礼物时的心情。
谈无欲忍着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险些情景再现一番。最后月才子反问:
“桥主送来此物,意欲何为?”
“物归原主……”
“然后呢?”
“月才子真是好涵养。”尹秋君摇着扇子,半欣赏半等待,淡淡端详谈无欲咄咄逼人的眼神。“睹物思人,放在我身边一样有效果。”
那么你呢?脱俗还真的月才子,看到此剑你能想起谁?
你愿想起谁。
断极悬桥消失之后,谈无欲冷冷看着自己的凤流断剑,一把扣上了匣子。

•下•
又一个晴天,响晴薄日,透过窗棱照进房间的光线中,微尘轻扬。谈无欲把书一摞一摞搬出来,摊在院子里晒。等都布置好了,才发觉口干舌燥,于是进厨房找寻茶叶,一把就拿准了百果香。百果香,是他最爱泡来独饮的茶,因为素还真曾说过一句:这茶好,好得像你。于是除非素还真点名要喝否则他不肯轻易拿出来泡给谁的,只留下自己独享,尝尝自己的味道。
不过那个尹秋君怎么知道的百果香?
谈无欲不得其解,也不求其解,端过茶吃了一口,唇齿留香。
他晒书,也晒太阳。照得浑身暖融融懒洋洋,斜依在石桌旁树荫里将茶吃了一阵,静静的看着他平摊在地上的书籍,看得很是满足。
这时侯,天边起了风,徐徐一阵一阵吹过来,吹透他单薄的外挂,想着该不会是山雨欲来?抬头观天象,才发现风带来的不是雨,而是一名不速之客——尹秋君。
尹秋今天有心事,虽然嘴角还是挂着笑。但谈无欲知道他有心事,摇扇子的手格外用力,一下一下掀起风雨之势。
恐怕事还不轻。
“桥主有何贵干?”
“今天这里,似乎特别的香……”
“大概是陈书的味道。”
尹秋君淡淡瞥着谈无欲,哼笑一声:
“你的百果香找到了吗?”
谈无欲把手从杯旁移开,“还未……”
“那可有其它好茶待客?”
月才子起身端起茶壶茶杯进了厨房。不一会换上一壶新茶,茶满半杯推倒石桌另一边。另一边上却没坐着客人,尹秋君正低头饶有兴趣地打量脚边铺成一片的书。
“月才子可谓读书破万卷了。”
后者没吭声,给自己也添了茶。茶香四溢,满院子的空气顿时给这味道染成清香。尹秋君专心致志又继续浏览了一会书目,半晌抬起头转向谈无欲:“我要回去了。”
谈无欲正吃着一口,茶在嘴里滚了一圈才咽下去。
“茶不合桥主的口味?”
“你又没有百果香。”
“……桥主仅为百果香而来?”
“不行吗?”
你随意……月才子垂下眼,被茶润湿的檀红色嘴唇轻轻抿在一起,看起来更薄更固执。
尹秋君看着,再看着,突然笑出声来。谈无欲皱眉仔细听,确定那笑声里没有讥讽、嘲笑的意思,并且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于是安心地没往心里去。

不久之后,谈无欲才知道那天尹秋君心情非常不好。来找他根本是为故意寻事,可看到满地安静平摊的书,又闻着那四溢茶香时,滋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匆匆去了。
尹秋君说,看到他谈无欲这张脸,连吵架的兴致都没了,真无趣。谈无欲习惯性皱起眉,脑子里有点乱。
他怎么又来了?
上次倒了茶也不喝,没两句话就走人。本来想着相安无事,结果不出三天,再度登门拜访。
他到底有没有事?!
“我找你当然有事。”
“何事?”
“凤流剑你可看到?”
“看到。”你想怎样?
“把那断剑……送我一半吧。”尹秋君说着,声音缓下来,好像话说到了心坎上。
什么叫送你一半?
“桥主何意?”
“你我两人这样就算扯平了。”他停下手中的摇扇。话也淡,笑也淡,淡得谈无欲必须聚精会神,却还是达不到心领神会。
“谈无欲愚钝。”
尹秋君转手将羽扇在面前轻轻一扫,仿佛要给自己换一副表情,又好像为了不让谈无欲看到那一瞬间的表情。
“那日我刺了你一剑,你该向我讨回的。所以你把断剑给我,就当作是你补还我那一剑。”他说得轻描淡写,却给谈无欲听了个怒火中烧。
笑话。月才子在心里冷冷哼了一声:“桥主此番是来说笑的吗?你那一剑,可是刺得我到今天还在疼呢。”
我给你这半口断剑能算什么?
尹秋君稳稳坐着,目光慢慢从远方收回,掠过清透的茶水,转向清秀的脸庞。他看着谈无欲的眼睛:“我说公平。”
谈无欲柳眉倒竖,刚要开口回敬,却被尹秋抢先堵住了嘴。他的手指轻轻压住月才子檀红的唇,用静静的声音说道:“那一剑的确疼在你身上,但你可知,它也——”
谈无欲猛然把头别开,他猜也猜到了尹秋君接下来会说的话。
“茶凉了……”
尹秋君望着谈无欲走进厨房略略迟疑的背影,慢慢摇起羽扇。

断剑不能送人。这是谈无欲坚持的规矩,因为影响不好,也因为送出去不吉利。
他到不是心疼尹秋君,那个人的生死和他没关系,真是没关系,却实在不能因为一剑就咒死人家。
尹秋君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又好像没看透,只是挑着嘴角笑得更自得率性,他说:“月才子的好心肠是专门对特别的一个人,还是对那一个人以外的所有人,我现在到是摸不透了。”
谈无欲说他误会了,冷若冰霜的人,不会有好心意随便予给别人。
尹秋君偏不信。那你不肯给我断剑,不就是怕把秽慝给我带了去?
桥主不惧秽慝,谈无欲又有何忌惮?
那凤流剑……
不可!
因为素还真?
谈无欲真觉得自己没什么可说了。
不过断剑抵死不能相送。
可是他到底没明白自己在抵触什么。

谈无欲抬头望天,发现日头比以往尹秋君走的时候都要偏西,可来客却迟迟没有起身的意思。他寻思该是做晚饭的时候,现在如果不开始准备,晚饭要被耽搁。
月才子迟疑片刻,决定和自己赌一桩:“桥主要留下吃晚饭吗?”
“不了。”尹秋君慢吞吞起身:“不打扰。”
月才子面色一沉,心中一喜:妥了。
不料尹秋君接着又补了一句:“什么时候你找到百果香,我要在你这里留宿。”
“……”死也不会给你找到!
悬桥桥主哈哈笑着转过身:“月才子不愧是月才子。”
什么意思?
“你能很好地隐藏缜密的计谋,却毫不在意表露情感。”尹秋君再回身道:“难怪素还真最爱出状况让你知道……看你心疼始终是一件快意的事。”
“你该不会是素还真——”话说到一半就住了口,可恶的尹秋君,谈无欲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头。居然被他设计了。
尹秋君大笑过后扶着桌沿稍事休息,谈无欲瞪着茶杯,不肯再上当。
“我怎么可能与素还真联手?”羽扇缓缓地悄无声息地挨过来,盖在谈无欲的杯面之上,充满他的视线。谈无欲感觉到面前的阴影越来越近,甚至就要盖住自己身上的光——日的光。
谈无欲骤然起身,双手撑住桌面:“尹秋君!”他厉声说道:“……桥主,夜路难行。”

晚饭做得晚了,其实即使按时做出来谈无欲也没胃口。
尹秋君到底在和他玩什么把戏?他设计的这个圈套到底为了什么了?又牵扯着谁?百思不得其解,月才子把晚饭一推,不吃了。
明天,不对……下次,等他再来,给他拿百果香去喝,倒要看看他还能有什么借口纠缠。

算准了日子,这一天果然大晴。每次尹秋君来,都是晴天,偶有微风,更是气爽怡人。他倒是会挑日子出门。谈无欲一大早就把庭院打扫过,然后取来百果香泡上,捧了本书,靠在后院溪边百无聊赖的读。
他预感今天客人会来。所以早早准备好了一整套说辞,专等尹秋君喝好了百果香,拿来断他的后路。他想着,略略得意,书在手里模糊了字迹,也让他模糊了感情。

他猛然惊醒的时候,素还真的手指正缕过他鬓角的乱发,手指清清凉凉的贴在他的面颊。清香白莲者坐在他身边不知多少时辰。
“是劣者吵醒你了?”
谈无欲坐起身,不知想起了什么梦,心里砰砰乱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手心一冷一热。
“我怎么睡着了?”
素还真要替他把脉,他拒绝。可手还是被抓住,被握在那张手掌里,心理酸涩难耐。
“现在什么时辰?”
“午时。日头正盛……”
素还真说后,他也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被晒得久了热得难受。
“你来了多久?”
“不久。”贤人浅浅答着,手扶上他的手肘。“我看你睡熟就没吵,院子里只我一人,也安静。”
素还真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就如同他的一举一动他也再清楚不过一样。
谈无欲望着空落落的前院,感觉头脑发胀。
如果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事,素还真……能知道吗?
“去前院坐一坐吧。”素还真说:“壶里泡好了茶,正等着有人去吃。”

“好久不见的百果香。”日才子把拂尘换手端在另一边,手里捏起小小的白磁茶杯。
“找我何事?”月才子撑着桌子坐下,低头闷闷地问。
“对你放心不下,伤势如何了?”
“谈无欲用不着别人特意照顾。”话一出口,自己竟也一怔,这是谁说过的话?什么时候起已被自己拿来用。
素还真一声轻叹,“师弟今日有心事?”
“说的什么话?我镇日躲在这里养伤,不闻世事,哪里来得心事可言?”
“哈……”素还真知道谈无欲在埋怨。随着他去,茶正好拿来润喉败火。可出乎意料,摆在桌上的茶,月才子碰都没碰,似乎没有一点吃茶的心意,白白放着泡得正盛的好茶,闲着杯子。
素还真看着师弟发愣,望望天望望地的发愣。
“师弟在等什么?”
谈无欲一怔:“我能等什么?!”
接着,又没话了。
如果不知道在等什么,那就是已经养成习惯地等待。
可,他要等什么?

“师弟可听说了前一阵双桥的事?”
谈无欲目光一变,不耐烦地看过来:“什么事?”
“尹秋君与昭穆尊反目……断极悬桥桥主,昨日已残。”
谈无欲若有似无“嗯”了一声,垂下目光。半晌,他轻吸一口气,端起茶壶,给素还真面前的杯子添上。
“百果香已经泡好,给你喝了吧。”


《终》
2009.4.14

コメント

No title

结尾小虐到我了。标签上标的是尹谈,但总觉得这通篇都是日月。

“百果香已经泡好,给你喝了吧。”——这话真够沉重,背后透着那么多感情和心事。==

No title

噗~~~~果然如此。
我自己寫的時候,到這裡也是一瞬間的窒息。
尹談很淡很傷,相比尹秋而已,小談真算順了。
嘆~~~~所以我疼尹秋。倒貼團里他是最被大家(其他團員)疼的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