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告一段落

事情一件件结束了……六太太返美,走后家里整个重新排设折腾个没完没了,而丸宝来帝都短短四天匆匆忙忙一瞬即过了。送她上了飞机,开回来的高速上忽然觉得若有所失似的——我这里像是宝二爷的性情,喜聚不喜散的,连周末崽子们竟日散去都会觉得难熬,更何况丸子此去,再见又要经年了。
可喜是柱儿的调任终于搞定,身体也康复,昨天已经去报到了。这件事迁延了整整一年,拖拖得人心焦,冷不丁横生枝节又差点连人命都弄出来,现在终于圆满收场,令人要念佛了。柱儿极言感谢,我实在受之有愧,因为并没出力奔走,只是商请阿娘,之后凡事都是她与叔叔着意经心,而我也还无以为谢呢。

另一件落定的是把小谈接回来了。起意是在夏天回国时,原本打算寻寻觅觅个三两年的,没想到成事如此迅速,这其中还要感谢阿罗代为多方留心的帮忙m( _ _ )m
小谈如何水我就不大发花痴了……这尊和原偶眉眼有些出入,锋锐硬朗,不似原偶那媚视烟行的样子,但是更秀丽些。其实我想说——小谈你就是生了一张晚娘的脸啊!刮骨脸,吊梢眉,薄嘴唇……阿爹很认真地研究了他的面相,判曰:这么凶,谁敢要啊?我脸上干笑,心里替师兄念佛不已……
不过阿爹这样算是比较HD的,其他人可特没溜儿了。回来那天正好阿伯和老太太在楼下喝茶,我就端下去给他们二位过目,然后……
老太太很“慈祥”地巴了三下小谈的脸,啪,啪,啪。
咳……这个没啥,我所有玩意儿都被她这么拍过,没打头算是客气的……于是转向阿伯,亮个脸。
结果这位兔子专吃窝边嫩草的大公子从摇椅上坐直起身来,非常顺当地伸手,勾了勾小谈的下巴。
一个暴力一个调戏……爷啊老祖宗啊你们都这是什么打招呼的方式…………!!!
加上之前开箱时候的中指、在大觉寺时候的挖鼻……小谈,你绝对是羊入虎口了,在这群人中间,别说撂脸端架使性子,就连形象风范什么的都得浮云了||||||||

下周就要去工厂了,闲人生涯就此结束。可是又定下来要出化猫的本子,真是自作孽啊……更要命的是我还在不断地爆页数》《
总之先趁着空当把封面画一画……
其实是封面+封底=v=
封面

コメント

真神奇,这篇日志里满篇写的都是圆满,可是为毛看完让我感到那么伤感?特别是老太太阿伯见小谈那里看得我湿了,好了,我真莫名其妙。
明天我就要见你家小谈去了,哦噎,我会带各种道具过去给他让小谈更加没形象的嘎嘎嘎。

No title

好了,我可以出本乱码对照表了。
我只是来汇报一下,暑叉的兄弟暑丫(暑ャ)翻译过来是“嘎”。

No title

听你讲了典故之后我回头看看也伤感了……蔫趴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