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万斛黄金碾作灰

前天听说了一些故事,当时心里着实有些过不去。
李笠翁论桂,“花乃月中之花,香亦天上之香也”,惜乎韶华盛极,花事遽了。“不留余地”,笠翁口气,未尝没有怜惜,更多还是物外的不以为然,但在我是切实地戳心戳肺了。桂之“不留余地”,盛极遽衰尚由天性,步步小心,委曲求全之人,荣辱浮沉,夫复何凭?
笠翁又有《惜桂》七绝,我拿来改动几个字:

万斛黄金碾作灰,
西风一阵总吹来。
缘何三日都散尽,
不教留将次第开。

涂了一张。起稿左边太空,就给裁了。

pili-惜桂

コメント

No title

配上这画……桂花落处的小谈,这诗后两句改完了让我瞬间湿了,有一股超脱无谓的决然,还有一丝令人怅然的遗憾,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伸手却抓不到。
把你俩弄不痛快了很抱歉,后来我就后悔说那些了,其实果真是不知道比较幸福。
(求问画上那个字体是啥?我研究半天,如果是自己手写的……我就想撞墙了OTL)

No title

太美了……
除了美,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No title

TO西子:千万不要挂心。其实多谢你告诉我们,不然蒙在鼓里无论如何是不甘心的。好在还有大家一起,算是慰藉吧。其实咱们自己乐自己的就挺好。
字体,呃,好像是米芾他老人家体=v=b[我要是能写成这样我就上故宫博物院当国宝去!]

TO天弄:谢谢XD

No title

你们敢不在我正感受悲凉的时候唠嗑吗?|||||||||

小谈真美,不止外在,他美在气节和秉性上了。桂花原来这样任,之前我只顾爱它的香甜,看它小小的却吐出铺天盖地的香,它的颜色柔和性情柔和,现在才知道那种美,是在月宫里冷冷清清的暖,就这样一点点的暖却是夜空中最耀眼的,不弃不倦。

小谈真美………………他什么也没说不是,什么都扛下来了,为他不该受的苦,一并都扛下来了。
我们至少要对得起他才行。

コメントの投稿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